首页 > 经贸 > 商界 > 正文

澳门金沙手机客户端

时间:2019-04-29 09:42 来 源:每日经济新闻 作 者:毕媛媛 张春楠 浏览 次 字体:

每经记者 毕媛媛 张春楠

4月26日晚间,华谊兄弟发布的2018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收38.91亿元,同比下降1.4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93亿元,同比下降231.97%,扣非净利润为-11.81亿元,同比下降幅度达1001.40%。

同日,华谊兄弟还发布了2019年一季报:报告期内,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400万元。对于原因,华谊兄弟称,主要是因为电影业务缺席春节档,上映影片不达预期以及剧集收入较上年同期下降等。

华谊兄弟早年曾推崇“明星驱动IP”,前几年高溢价收购了一批明星持股的公司,例如,公司曾以10.5亿元价格收购冯小刚的东阳美拉70%股权,彼时,东阳美拉仅成立2个月。

高溢价并购为华谊兄弟埋下了业绩隐患,2018年,华谊兄弟计提了超9亿元的商誉减值,冯小刚的东阳美拉、张国立的浙江常升都在减值范围内。其中由于东阳美拉仍在业绩对赌期内,冯小刚还需要向华谊兄弟缴纳近7000万元的“业绩赔款”。

今年一季报亏损9400万

据了解,“影视娱乐”是华谊兄弟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去年实现营收36.57亿元,较上年同期上升8.39%;电影方面,业绩贡献来自于2018年跨期上映的《芳华》《前任3:再见前任》,两部共计入19亿票房,占公司影视板块全年主营收入的近52%,但2018年上映的《云南虫谷》《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的票房都难堪称成功。

此外,去年,华谊兄弟“品牌授权及服务”的营业收入为1.5亿元,营收占比为3.9%,较上年同期下降42.15%;“互联网娱乐”营业收入为5260.6万,营收占比为1.4%。

对于业绩下滑的原因,华谊兄弟表示,2018年,影视行业经历一系列的规范调整和优化,公司主营业务较上年同比略有下降,报告期内,影视娱乐板块上映的部分影片票房未达预期,品牌授权和实景娱乐板块受市场环境的影响,各项目推进进度存在时间性差异,导致收款进度在各年之间有所差异。

“2018年,华谊兄弟遭遇上市以来最大的一次冲击。”今年初,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王忠军)在机构调研会上曾表示,“华谊兄弟业务开展中存在两大问题,一是项目选择的精准度不达预期,开发项目能力发挥失常,导致2018年储备匮乏;二是已有项目的市场定位和市场风险研判不足,导致执行力度不到位。拍起戏来大手大脚、几亿元成本的戏两句话就拍了、一部戏好的时候每个人都说有功劳,但一到不好的时候,错误在谁就根本找不到了。”

值得注意的是,华谊兄弟的2019年一季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近9400万。而主要是因为报告期内公司因优化电影业务缺席春节档,上映影片不达预期以及剧集收入较上年同期下降。

接下来华谊兄弟将会陆续上映多部影片,如管虎导演的战争巨制《八佰》已宣布定档7月5日上映,田羽生导演的新作《伟大的愿望》定档8月9日上映。另外,周星驰导演新作《美人鱼2》及根据手游改编的电影《侍神令》(原名《阴阳师》)已杀青进入后期制作阶段,陆川导演的《749局》也已开机拍摄。

王中军(王忠军)在机构调研会上曾提出,2019年会正式回到华谊兄弟绿灯委员会,拥有一票否决权,参与公司所有的电影项目,从孵化开发到宣发落地,全面强化对电影业务的管控。

冯小刚交近7000万“赔款”

2015年,华谊兄弟曾以10.5亿元价格收购了冯小刚和陆国强合计持有的东阳美拉70%股权,彼时,东阳美拉仅成立2个月,由冯小刚持股99%。由于东阳美拉的净资产仅为-5500元,华谊兄弟对东阳美拉的收购也形成了超过10亿元的高额商誉。

根据华谊兄弟2018年年报,去年,东阳美拉的营收为1.4亿元,净利润为6500万元。根据东阳美拉的业绩承诺,2018年的净利润应不低于1.3亿元,因此东阳美拉要根据协议对华谊兄弟进行补偿。

至于如何赔偿,华谊兄弟曾在公告中提出东阳美拉原大股东冯小刚要么以现金方式补足东阳美拉没有完成的业绩差额,或者采取目标公司认可的其他方式。年报显示,冯小刚已在今年4月缴纳了近7000万元的业绩补偿款,7000万元欠款也让冯小刚在2018年年末位列华谊的第三大欠款方。

华谊兄弟曾是高溢价收购明星持股公司的“先驱”,早在2013年便斥资2.52亿元取得了张国立控股公司——浙江常升70%股权,2015年更是豪掷7.56亿元获得李晨、冯绍峰、Angelababy等明星股东持股公司东阳浩瀚70%股权。

“娱乐产业已全面进入明星驱动IP的时代。”2016年,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王忠军)曾公开表示,“我们看中浩瀚不仅是因为浩瀚聚集了最强的明星股东,更是因为浩瀚还拥有将明星吸引力在多个出口变现的运作经验。”

不过现在看来,无论是流量明星或是IP,都无法等同于好的内容生产力,也无法为公司带来持久的竞争力,而高溢价并购也为华谊兄弟埋下了业绩的定时炸弹——巨额商誉。2018年,华谊兄弟业绩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高额商誉减值。2018年,华谊兄弟商誉减值损失为9.73亿元,其中张国立的浙江常升和冯小刚的东阳美拉都进行了减值。而截至2018年末,华谊兄弟账上仍有超过20亿元的商誉。

与此同时,尽管东阳浩瀚在2018年完成了1.3亿元的业绩目标,但是少数股东由于参与制作的项目未达到收入确认的时间,尚不能计入报告期净利,因此该股东也将根据协议进行补偿。华谊兄弟年报显示,东阳浩瀚的股东、演员郑恺需要向华谊兄弟缴纳近2000万元的业绩补偿款。

[责编:钟明华]

TAG:
新农村商报网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新农村商报网(www.xncsb.cn)的观点,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权、稿酬等问题,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备案号:京ICP备10010491号-4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0097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1012006039
新闻热线:010-58360230  监督电话:010-58360198  服务邮箱:news@xncsb.cn  
国商新农文化传播(北京)有限公司 独家运营 Copyright©xncsb.cn All Rights Reserved